5/30

離預產期只剩一週左右,莫名地覺得好像點點滴滴地在漏羊水,懷疑是高位破水的症狀,懷孕末期了任何小狀況都不敢大意,跟A和婆婆去了醫院檢查。做了三次試紙檢查,護士都有點難以判別,因為呈現結果為正的第二條線非常隱約,後來請來值班的醫生內診再次確認,證明應該不是,於是我就被退貨了。但好處是已經去了醫院一次,先做了check-in,下次來很多行政手續與冗長的病史問題就可以避免了。


5/31

6am
清晨醒來,還是覺得分泌物很像是少量的羊水滲漏,叫醒A討論,決定觀察半小時再看要不要再次去醫院。已經起床了決定去刷牙洗臉,沒想到說時遲那時快,啵的一聲,大量的羊水流出,多到我不需再質疑的地步。終於,生產這個想了很多遍的moment總算是來了,我們叫醒婆婆,拿著早就整理好的待產包,速速地往家附近的醫院再次邁進。出門時難得夏天的Napa下著小雨,我跟A說,不知為何之前曾經有預感我要生的那天是下雨天,還真的被我料中了,孕婦總是有些莫名的第六感啊。

7am

跟護士說明來意後,再次做了羊水的試紙檢驗。奇妙的是第二條線又非常地模糊,剛好另一個醫生查房,聽了我描述羊水破裂的情形後,決定讓我留院、準備待產。辦好住院後,我被分配到最大的單人待產室,做了基本的檢查,確定羊水破了但是子宮頸一點兒都沒開,所以開始打IV催生。又我是GBS positive,所以每四小時又得加掛一次盤尼西林的點滴,這點滴灼痛感很明顯,每每我都要請護士幫我把流量調慢一些,不然對我這害怕打針的人來說真是折磨啊。

4pm
催生了一段時間了,子宮頸還是沒有開。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原因,我並沒有太大的痛感,還可以跟A和婆婆聊天,用iPad上網或看漫畫,完全不知道之後的情況有多慘烈。
P5311513.JPG  

10pm
已經一天快過了,隔壁產房比我晚進的產婦早就生完小孩了,我的子宮頸還是只開少少的1cm(要10cm才能push)。但催生的藥越來越強,陣痛越來越有感,幅度也很規律且大,盤尼西林都不知道打幾罐了,我開始有點焦慮且體力漸失。聽到護士宣判經過了大半天,子宮頸只有開1cm時,我因不知道產程還要多久,忍不住抱著A哭了起來。A輕聲安慰後,情緒恢復了一些,護士知道我有意願打無痛分娩,便請施打的麻醉師來我產房詳細講解一番。但有鑒於1cm施打還太早,怕因此反而讓產程更加緩慢,所以我就選擇繼續忍耐逐漸強烈的陣痛,希望理想施打的4cm可以快點來臨。

台灣的爸媽和波士頓的妹妺不時打電話來關心進度,無奈此時孕婦心情不太好,一聽到自己家人的聲音就想哭,所以只有請A和婆婆跟他們報告我開指的緩慢進度。

IMG_0013.JPG  
(護士在產房的白板上寫下和和的英文名歡迎他,A也寫下中文,叫他快點出來,別再折磨他媽了:P)

6/1

凌晨1am-4am
子宮頸開得慢,但催生的強度一直增加,我已經漸漸不太能忍受陣痛的痛感。一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人家說陣痛像是頭皮被拔或是被車子輾過的感覺,酸痛交織,我咬著牙靜待一波波攻擊來襲。後來受不了了,跟護士要求pain medication,護士每一小時從IV給一支減痛的針,第一小時超有效,打了有點頭暈,但疼痛指數馬上降低,我還因此可以睡一點點的覺,但減痛針的有效程度隨著次數增加而遞減,直到第四次,已經完全失去效用,我全身抖個不停,此時我忍不住哭著說要打無痛分娩,不想等4cm了。護士馬上通知麻醉師幫我施打,打的時候不知道是害怕還是陣痛的關係,我抖得很厲害,但還是在A跟護士的鼓勵下盡量鎮定,讓麻醉師完成無痛的施打。

5am-9am
打了無痛後,下腹部整個麻痺,再也感覺不到痛楚了。連之前讓我痛得唉唉叫的檢查開指的內診,也只感受到醫生與護士的力度,而感受不到椎心的痛。早上醫生查房,下了指令說如果到中午還是沒有進展,要考慮剖腹(c-section)的可能性。當下有點害怕手術,也有點覺得能看到終點也未嘗不是一種解脫,總之就是看中午的情況再說吧。

12pm
中午換了我最喜歡的女醫生來檢查。這一查,發現我的催生逐漸起了作用,已經開了4cm了! 知道的那剎那不知道該高興還難過,因為過那麼久總算有點進度,但一方面4cm離能開始生的10cm還好遠,我還不知道要再催多久。醫生很鼓勵自然生產,所以要我再繼續加油,同時叫護士再把催生劑加強,開turbo就對啦!(抖)

1pm
早在我入院時,護士就說寶寶的頭已經下降得非常下面,在打了無痛後,雖然我只能透過身體的顫抖感覺到陣痛的強度,但無痛無法顧及的恥骨附近,真是被寶寶的頭撞得痛到不行。這種痛楚跟陣痛有得比,我齜牙裂嘴地忍耐,好幾次都跟護士說,我怎麼感覺寶寶的頭就在我兩腿之間,撞得我好痛,可是眼淚直流地檢查後,證明是我多心了,寶寶的頭真的很下面,但是沒有要到出來的地步。忍了一兩個小時,我跟護士說我受不了了,好痛好痛,護士請麻醉師再來加了一針劑量,讓我的麻醉範圍可以再往下一點,但效果沒有無痛分娩那麼好,我也只能認清現實,繼續跟撞擊的痛搏鬥。

3pm
護士來內診,說恭喜開了7cm啦! 繼續加油,也許晚上就可以開始push了! 雖然我已經覺得過了一世紀這麼久,很想不如來個剖腹比較乾脆,但又想到過去這麼多個小時的催生與忍耐,無非就是希望能自然產,所以只好咬牙繼續忍耐胎頭太低的壓迫與撞擊。護士說醫生4pm左右會再來看我,到時評估狀況會再給我們更明確的指示。

約莫4pm
護士例行性地做體溫與血壓的檢查,發現我居然發燒了! 她趕快打電話給醫生告知狀況,回頭告訴我們說,醫生評估我開到10cm還要三四個小時,怕寶寶不能承受那麼久的母體高溫,所以建議我們剖腹產。聽到此,我忍不住放聲大哭,不知道是覺得總算看到終點,還是覺得被催生那麼久還是落得剖腹吃全餐的下場而不甘心,或許是兩者都有吧! 護士跟家人不停地安慰我,說至少這樣可以早點跟寶寶見面了,我不知道是害怕手術還是什麼原因,又開始全身不聽使喚地大發抖。之後我只記得A握著我的手,來了很多護士跟麻醉師,開始幫我進行手術的準備過程,護士跟A說,要他先著裝,他們會先把我推進去做好前置作業,到時有人會出來叫他在適當的時機進手術房。我抖到不行,腦袋一片空白,就這樣被推入了手術室。

4:30pm
手術室裡燈光好亮,我只記得一群人幫我換到手術床,麻醉師一直跟我確認我好不好之類的,但我依舊發抖,然後就吐了。他們幫我處理了嘔吐物後,我好像腦袋空白似地,完全不記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直到A進來坐在我旁邊,聽到他喊我的聲音,我才好像從空白中回神。A說再一下下寶寶就要出來了,隔沒多久,想像過無數次的寶寶哭聲在耳邊響起,不是很生氣的哭法,但清亮的聲音,總算讓我將近兩天來的痛苦奮鬥抵達了終點。因為躺著的角度我看不到寶寶,只聽到醫生跟A說: he is a very peaceful and lovely baby!,然後把他交給A抱著。不像A的喜極而泣,我只覺得總算解脫了,但抱著寶寶的我們,心中的感動與快樂,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之後醫生幫我縫合,然後我便被推到恢復室,A跟著小兒科醫生去做新生兒清潔與例行檢查,確認除了黃疸指數偏高但不在危險值以外,一切都很正常。我懷孕的十個月總算抵達終點,漫長的生產之路也到此結束,我們在Napa建立的小家庭,就此邁向真正三人行的新人生。

Hello baby! 外面的世界很美好,我們會盡量給你最好的成長環境,之後也請多多指教喔! We love you!
P6011530.JPG  

全站熱搜

rel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